面里笑松

他的气息像带着砂砾和蒸汽,在舞台的中央,借指节的跃动飞舞,蹦跳着,雀跃着,又停在了你的肩上。你看他的眼弯弯的,坠了全世界的星星。此刻它在碎光混沌里冲你笑啊,向你说着未来的期许和明日的辉耀,欢天喜地。


你要坚强而勇敢,仁慈而善良,你要成长为美丽强壮的大动物,点燃最耀眼的火苗。


最后指尖的吻带着满满当当的欢喜,是他这个孤单的雨果星人给你最纯粹的祝福。



***“坚强而勇敢,仁慈而善良”是《灰姑娘》里的一句台词,是难能可贵的实操性真理。


我喜欢华老师的每一个爆破音节,柔中带刺的曲调里就算是气音也逃不过被我自作主张地定义为性感。在熟悉了这首歌里的每个起承转合,每一个琴键应该敲击的位置后,我带着某些娇羞的心思去抓取精制的CD里每一次妙不可言的换气。该死,他去唱什么歌,他的嘴巴只能被用来亲吻!(过激发言)


鸦鸦太好听,大家都说这首歌很激昂,可是我觉得好温柔(对不起,我对温柔可能有什么误解

“世界太长时间太短”这句,最后一个字的发音太可爱,让我想到了绒绒的头毛。


他按在你肩侧紧绷的肌肉上,由下而上轻抬着眼看你。

“现在闭上眼睛。”

你在黑暗和光斑中觉着那青葱牵住了你,上移,最后隔着布料按在温热的肌体上。咚一声,咚咚两声。

“放在我胸口,感受我的心跳。”

你半眯缝着张开眼,看他轻轻颤动的睫毛,那薄薄两片眼睑下面覆着的,是宇宙星辰和万世洪荒。

你不自觉地笑得有些煽情,嗓子眼里的心脏随着指尖有力的跳动渐渐平息,血液却擅自沸腾。睁开眼你在光线中有那么一瞬晃神,他向你靠过来,下巴搁在了你的肩膀上。你抱着他的时候,感受到了连你自己都讶异的安心。


(魂穿4火上瘾,我忍不住,华老师太撩人了。

你看着他把头发挽到耳后,盯着他青葱指节一晃一晃,然后按在琴键上,你脱口而出未曾反应的话,过后想起来竟是他后脑勺上那旋儿太过可爱的错。


( 华老师太撩人了,忍不住实名魂穿一波4火

wb不洁主页刚发的那个匿名投稿,关于断肢和断肢过程的,看得我全身发抖。不洁上经常有些关于np or 强制手段xx,多半还能忍,只是这个看到再怎么自我催眠都接受无能啊。存粹的发泄性暴力,不仅超纲并且毫无美感,更别谈对自己喜欢的角色,我不把这称之为喜欢。这种折磨放在我憎恨的人身上都显得残忍,更别说是爆豪胜己。 也许我矫情,但是看到了不说出来憋的心里不舒服。

轰爆的婚后日常1[关于酱菜]

#轰爆only
#老夫老妻
#绝对会ooc的
#脑洞来自一位p站太太的漫画

轰焦冻发现,爆豪自从上次拜访完轰宅回来后一有时间就在厨房忙着捣鼓什么东西,甚至有一天还从网上淘了一个密封罐,料理白痴如轰焦冻,看得一头雾水。
      加上高中的时间在一起一共8年,结婚2年。两位名列前茅的职业英雄再忙也会在两个人都闲下来的时候带着伴侣回家探望长辈。一开始轰没有很情愿回去面对烈焰英雄安德瓦的那张死人脸,虽说在吃过爆豪做的饭之后的几次登门对小两口的脸色有明显的好转,可是对...

和一年级体育祭冠军谈恋爱的感觉(一)

如果是爆豪的话,比起把他按在地上,将他赖以为傲的尊严狠狠地踩在脚下,我更喜欢在16 7岁这种青涩的年纪在雄英这么好的地方跟他谈一场硝化甘油味道的恋爱。


#没有名字的学长(我)x爆豪胜己

#ooc严重到飞起

#起名废

#文笔糟烂凑合着看看吧

#写这篇完全就是我个人私心想和爆豪胜己谈恋爱而已


      因为普通科和1-A的宿舍离得不近,想他夜晚的更多时候只能趴在窗台上撑着下巴望着隔了一个树林距离的宿舍灯火阑珊,想象他刚洗完澡围着浴巾出来的样子。等到回过神来已经拨通了他的电话,手忙脚乱刚想挂断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伏敖少将:

【先生不好意思,爆豪今晚客满了。您明天早点吧】

微博有人点的all胜in一张图!噫!!!
MHA头牌小胜今晚也一炮难求。【【噫!

#黑瓶#浮生未歇33

宇宙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少有的几篇写到我瞎和我哑俩人小时候的事情唔哇真的超棒

呆二狗:

 第三十三章 


之后的一年时间里,参战的张家人慢慢少了下来,哈尔滨保卫战的成功,粉碎了日军三个月拿下整个中国的幻想,所以对方也改变了战术,兵力不再只集中在东北,张家终于有了些微喘息的机会,但也仅仅休息了很短的时间,他们就又开始了多线作战的安排。

 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变态的家族,黑瞎子躺在床上这么想着。 

这一年的春节毫无意义,张起灵甚至没能回到本家,他的工作非常繁重。黑瞎子倒是从战火中退居二线得到了几日的休息,但他似乎对节...

【友卯】 不成熟小段子 渣文笔是我的 梗是辰大的 ooc也算是有点吧 随意瞅瞅就好了

圈在手里

【 失恋不算事 】
近来两天温度骤低,张笑松搓着手晃着两条穿着校服单裤的腿发抖。
他娇惯的女朋友扯着嗓子在电话里吼着类似于:“你竟然不帮我去买热奶茶!你不知道我现在穿得多少!我很冷!”的话,张笑松揉了揉发红的鼻尖,眼睛有点湿润。妈的,隐形眼镜歪了。“遥遥,我们分手吧。”无视女孩惊讶又愤怒的尖叫挂了电话,鼻尖冻得通红,在拨号键上按了一串数字。
“老子失恋了,出来陪我喝酒。”
黄楚生看着被任性挂断的电话,无奈地摇了摇头。
傍晚的烧烤摊没有什么人,张笑松气恼的看着面前的冰镇啤酒,他没有忘记上次在同学聚会强撑着面子吹了一瓶冰镇啤酒的后果———胃疼得不得不去医院吊瓶。黄楚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抬抬下巴,挑衅的意思很明显。张笑松抖着手伸向放得并不远的啤酒瓶子,碰到瓶壁时又故作脆弱地放下,动作很是浮夸。然后他抬起了脸,可怜兮兮地望着黄楚生。
最后张笑松捧着黄楚生特地温过的家里酒窖的陈年老黄酒笑得特不要脸。
黄楚生用怜悯的眼神看了张笑松好久,直到张笑松被盯得浑身发毛,从串堆里抬起头:“你瞅了我那么久,是不是看上哥啦。” “不,你韭菜叶子卡牙缝里了。” “我操……” 张笑松愤怒地对着黄楚生比了个中指。
“张笑松不是我说你,你的中指长得真是太丑了,又粗又难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竖的是大拇指。”
“………”
回去的路上张笑松抖了一道,黄楚生白了他一眼拉开了自己的拉链准备把外套脱下来,张笑松迅速地把冻得冰冰的手伸进了黄楚生的脖子。三秒后张笑松就躺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别……别我错了!别挠哈哈哈…别…”张笑松在石板路上滚得上气不接下气。等两人闹够了顶着张红彤彤的脸站起来时身上都暖和起来了。黄楚生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想回头损张笑松几句,一转头看那厮还在那捂着肚子慢悠悠地倒气呢。
蹲在马路牙子上的张笑松不知道想起了刚才的什么笑点,一个人又搁那儿傻笑起来了,正乐着呢,脖子上多了个暖呼呼的东西。
象征性的拍了拍屁股站起来,看着黄楚生别扭的小傲娇样儿又是一乐。“噗,想给哥送温暖就直说呗,那么害羞跟个闺女似的。”张笑松心情一好那东北大碴子味儿就出来了,一句一句蹦得比什么都溜。
在脑门上接了个板栗之后再也没敢造次,把鼻尖埋进墨绿色的围巾里,猛的吸了一口气:“啧,就说你是个闺女,围巾都那么香……我错了我不说话我好好走路。”
黄楚生拎着轻轻的书包在前面走着,张笑松晃晃悠悠地跟在后面。
“阿生,天上有星星。”
“嗯。”
“好久没见过了……”
“嗯。”
“我失恋了哎。”
“嗯。”
“跟我在一起呗。”
“………”
张笑松承认,洪遥遥向他表白的时候他如果有现在三分之一的紧张也不会这么快分手。
“嗯。”
黄楚生站在路灯下的笑容很好看,张笑松想着。嗯,但是跟自己比还是差了点。

【THE END】


©面里笑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