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老师是我的神仙,我的财富,我一般不要他下凡的,下凡我会生气。
1

wb不洁主页刚发的那个匿名投稿,关于断肢和断肢过程的,看得我全身发抖。不洁上经常有些关于np or 强制手段xx,多半还能忍,只是这个看到再怎么自我催眠都接受无能啊。存粹的发泄性暴力,不仅超纲并且毫无美感,更别谈对自己喜欢的角色,我不把这称之为喜欢。这种折磨放在我憎恨的人身上都显得残忍,更别说是爆豪胜己。 也许我矫情,但是看到了不说出来憋的心里不舒服。

2 89

#轰爆only
#老夫老妻
#绝对会ooc的
#脑洞来自一位p站太太的漫画

 
      轰焦冻发现,爆豪自从上次拜访完轰宅回来后一有时间就在厨房忙着捣鼓什么东西,甚至有一天还从网上淘了一个密封罐,料理白痴如轰焦冻,看得一头雾水。
      加上高中的时间在一起一共8年,结婚2年。两位名列前茅的职业英雄再忙也会在两个人都闲下来的时候带着伴侣回家探望长辈。一开始轰没有很情愿回去面对烈焰英雄安德瓦的那张死人脸,虽说在吃过爆豪做的饭之后的几次登门对小两口的脸色有明显的好转,可是对于轰焦冻来说心结就是心结,梗在那就是梗在那,爆豪胜己对此表示随便你好了,反正也就年节假日让轰不爽一下。得亏安德瓦对爆豪还算客气,也没高一年的他儿子那么不会说话,毕竟爆豪对拴住轰家男人的胃可谓是非常拿手了。
     
       “你在做什么?”
      刚吃完饭的轰看爆豪又一头扎进厨房忙碌感到十分不满,钻进厨房打着帮忙的旗号探查。一般情况下吃完饭的消食时间是抱着爆豪温存的最好时机,这时候的爆豪不仅没什么脾气而且不会拒绝轰焦冻的亲热。对于都是职业英雄的两口子来说饭后时光是他们繁忙的工作日中为数不多能腻乎在一起的时间。
      被环住腰的爆豪胜己没停下手中的动作,黄瓜被切成拇指大小的块,和白萝卜一起放进才买回来的密封罐里,倒进一对黑乎乎的液体,闻着像是醋,却比醋多了一丝香甜气味。
      “胜己……”
      “嗯?”
      码好最后一块萝卜的爆豪闻声偏了偏头,从他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将下巴垫在他肩膀上的轰焦冻好看到过分的侧脸,几缕异色碎发散在鼻梁边,透过光晕还能看见脸颊边一层细细的绒毛。还没等爆豪在心里赞叹自家爱人池面脸,轰接下去说的话差点没让他忍不住往那人神共愤多小脸上丢一个爆破。
      “胜己,就算不喜欢萝卜也不要这么对他们。”
      “这他妈是酱菜啊酱菜!你个白痴阴阳脸!”
      被骂了的轰焦冻也不恼,虽然看着浸泡在黑乎乎液体里的萝卜黄瓜完全没法和自己吃过的酱菜联想起来,但想到儿时妈妈还在家的时候做的酱菜,咂咂嘴不禁也有点想念那个味道了。
      “什么时候能吃?”
      “过个两周左右吧……"
      爆豪封好盖子之后伸了伸懒腰,回过身吻了吻轰焦冻的鼻尖。
      本来以为自己对酱菜的味道仅仅是想念,可随着放置在窗台边的酱香味越来越浓,轰甚至会在从事务所回程的电车上,往满脑袋的爆豪胜己中加一盒酱菜。
      
      近几天东京安定,刚好轰焦冻赶上了久违的轮休,姐姐的生日就在两天后,去年因为工作关系错过了今年说什么也得陪姐姐庆生。爆豪刚接了出差任务,邻市需要增援。
      爆豪是下午的新干线,而轰早上就要出发去家里。出门的时候爆豪想起什么的样子叫住了轰焦冻。
      “轰,等一下,还有东西没带。”
      困惑之际轰焦冻看着爆豪转身进厨房,然后端出了他朝思暮想的那罐酱菜。
      “这个,炎司先生上次说到想吃的酱菜。”
      轰焦冻发誓他听见了自己的心碎掉的声音。
      “原来你还能摆出这幅表情的吗……”
      爆豪戏虐地挑起嘴角,说起来自从他们高一年体育祭之后好像就没见过自家爱人这幅吃人的表情了,何况轰这次的对象还是一罐酱菜。
      轰焦冻觉得胸中翻涌着一股浊气。他看着那罐被爆豪捧在手里的酱菜,想想这么多天来的思念(对酱菜),再想想令他魂牵梦绕的爆豪亲手做的酱菜是要给他那个混蛋老爹的,他就觉得不得不和那位烈焰英雄打一架了。不仅如此爆豪是怎么称呼他的?
      “为什么叫他就是名字!”
      “因为都是轰所以分不清啊。”
      爆豪回答得理所当然。
      “为什么不叫我的名字!”
      爆豪胜己此时此刻终于意识到空气中那股酸不溜秋的味道不是酱菜发出来的了。这个英雄真的成年了吗,别是个幼稚园儿童啊!
      “好好,出发吧焦冻。”
      
      出差结束的爆豪听说在轰宅爆发了时隔多年的父子斗争,而其斗争根源是那罐酸甜可口的酱菜那就不得而知了。




[the end]

5 14

如果是爆豪的话,比起把他按在地上,将他赖以为傲的尊严狠狠地踩在脚下,我更喜欢在16 7岁这种青涩的年纪在雄英这么好的地方跟他谈一场硝化甘油味道的恋爱。

 

#没有名字的学长(我)x爆豪胜己

#ooc严重到飞起

#起名废

#文笔糟烂凑合着看看吧

#写这篇完全就是我个人私心想和爆豪胜己谈恋爱而已

 

      因为普通科和1-A的宿舍离得不近,想他夜晚的更多时候只能趴在窗台上撑着下巴望着隔了一个树林距离的宿舍灯火阑珊,想象他刚洗完澡围着浴巾出来的样子。等到回过神来已经拨通了他的电话,手忙脚乱刚想挂断那头就传来不太耐烦的声音。

    “喂,这么晚不睡觉是想被炸吗?”

      听着恋人的声音心情大好,数着4楼的层数看灯还是亮着的。

    “胜己不也是没睡吗,刚洗完澡?”

    “嗯。”

      虽然早已习惯被叫名字,爆豪却意料之外地没有回嘴,模模糊糊的回应像是带了水汽。看来他今天心情不错?

    “你在干嘛啊白痴,笑出声了!”

    “哦哦,抱歉。”

    “既然给我打电话就好好集中起一百二十分的注意力听我讲话!”

      听筒里是带着些许电流声的熟悉的咆哮,眼睛盯着宿舍楼的光影久了有点酸胀,眨了眨眼睛有些话就不过大脑地说出口了。

    “我想见你。”

    “哈?”

      意识到说了什么之后也没有要悔改的意思,自顾自地对着话筒念叨。

    “自从你们1-A上次集训之后就没有什么时间见面,好不容易回来了又赶上职英实习,算起来已经两个星期零四天没有看到胜己了,别说是情侣了就算是普通同学的话这样的频率也太少了啊!”

      语速飞快地说完,顿了顿,用青春期男孩特有的声线加上了像是撒娇的语气。

    “我想你想得要疯掉了,胜己。”

    “啊啊那就去疯掉好了!!”

      似乎能从恋人的声音里听出这时的爆豪一定是脸红到了脖子,送背后看还能看到通红的耳根。

    “我现在骑车去你们宿舍楼下的小树林,到了给你打电话。”

    “喂混蛋别自作主张......”  

      不等爆豪说出反对的话就急急挂掉了电话,在断线的一瞬间好像还听到了爆破的声音。

      初秋的夜晚并不会很闷热,骑着单车让风灌进领口还是能感觉到一丝丝凉意,但一想到能和朝思暮想的恋人见面,单是兴奋的感觉就能燥热周围的空气。

      不过是十分钟的时间,刹车声在1-A宿舍楼下安静的小树林里显得尤为刺耳。

      爆豪的头发就算在漆黑的夜里只凭房间里透出来的灯光也能张扬地俘获我的目光。果然是下了楼,心口不一的恋人还真是可爱啊。

      紧紧拥住他的那一刻好像心脏被灌满了甜腻的枫糖浆,低下头把脸埋在爆豪的颈窝,硝化甘油的味道充斥鼻腔,细碎的鬓发刺在脸颊上痒痒的,就忍不住在他的颈窝里蹭了几下。

    “你是狗吗,白痴。”

      真好听,爆豪的声音真好听,没有在暴怒嘶吼的时候,声带牵扯出一点没有多喝水的沙哑,像裹着绒布的鼓槌轻柔敲打着我的心脏,即使爆豪胜己和轻柔这个词压根不沾边。抬起头直视红色的眼瞳,脸上可能还带着满足的傻笑,脑海里突然冒出了“喜欢你这几个字,就算捂住嘴也会从眼睛里溢出来”这句话。

      手掌触碰到裸露的皮肤泛着凉意,这才注意到站在自己面前的爆豪在初秋晚上的凉风中只穿着件工字背心等了这么久。略带着心疼的话脱口而出

    “不知道披件衣服再下来?”

      没想到这句话点着了刚刚还处于冷静状态的恋人,挑着眼睛龇牙咧嘴地回话

    “你是在小看我吗?!”

    “没有没有只是觉得胜己穿着背心的样子太性感了所以不想给别人看见而已……”

      说话这句话之后预想的爆破没有响起来,只是隔了半响后听到被重新环住的爆豪小声地嘟囔

    “这里不就只有你而已啊混蛋……”

    “噗---”

      措不及防地笑出了声,导致脑羞成怒的爆豪手掌心冒着火花地推开环住他腰的手

    “给我去死一百次!!!”

      脸红的要滴出血来了。

      把大一码的外套披在爆豪身上,在他爆发之前抢先再次抱住他,摸索到他的手指之后紧紧十指相扣,还是不太习惯这个姿势的爆豪手掌微微渗出了些硝化甘油,贴合部位是温热的黏腻感。

    “喂。”

      他突然出声。

    “你不会就只想做这些吧?”


18

宇宙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少有的几篇写到我瞎和我哑俩人小时候的事情唔哇真的超棒

呆二狗:

 第三十三章 


之后的一年时间里,参战的张家人慢慢少了下来,哈尔滨保卫战的成功,粉碎了日军三个月拿下整个中国的幻想,所以对方也改变了战术,兵力不再只集中在东北,张家终于有了些微喘息的机会,但也仅仅休息了很短的时间,他们就又开始了多线作战的安排。

 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变态的家族,黑瞎子躺在床上这么想着。 

这一年的春节毫无意义,张起灵甚至没能回到本家,他的工作非常繁重。黑瞎子倒是从战火中退居二线得到了几日的休息,但他似乎对节日也没什么兴致,连话都很少说,张蛋大觉得,只有族长在的时候,瞎子哥是有趣的,族长不在,瞎子虽然是笑着的,却比族长还要难接近。 

唯一的插曲,是黑瞎子的额嚒破天荒的主动来见了他,抗战以来,额嚒和其他高层一样都在外奔波少有见到了,这次竟像是专程回来见他的。 

这情形黑瞎子觉得很好笑,数十年一句话也没说过的母子,现在面对面坐在幽暗的房间里,连空气都是尴尬的,但他还是能做到面带笑容,只是眼里没有什么波动。说到底他也从来没有恨过她,也许小时候有不理解,但了解了张家的体系后他倒觉得自己的母亲不过是可怜罢了,而自己的阿玛是被张家干掉了也好,还是苟且地活着也好,都没有深究的必要了,离开的时候太小了,对于这个很少正眼看自己的男人,时间早已消磨尽了他们之间的缘分,他脑子里这么想着,没有说话,反而是额嚒先开了口,但这第一句话还是让黑瞎子心里一紧,看来他还是低估了血亲的分量。

 “纳姆,我找到你阿玛了。” 

黑瞎子脑子里立刻出现了这句话背后的很多种意思,心下不由的一空,但还是用轻浮地声音答道:“还活着啊。”

 额嚒眼神如矩地看着他,时光也同样没有在这个女人身上留下什么印记,现在看起来她似乎更像是黑瞎子的姐姐。虽然她没有白玛一般秀丽神秘的长相,但其线条稍显硬朗的五官依然使她看起来十分高雅,但此时她深邃的眼眸却失了几分神采,似乎带着一点悲伤,大概内心深处她还是不希望自己儿子的内心被训练成现在这样的吧。

 过了片刻,她吸了吸鼻子,压下所有情绪,继续道:“他和川岛在合作,是伪国背后的一份子。”

 黑瞎子瘪了瘪嘴,“不明智,但对他而言,确实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额嚒低着头敲了敲眉骨却说起了另一个话题,“张起灵最近在干什么你知道吗?” 

现在家族里分裂的厉害,很多人都是不支持海花这个来历不明的人的族长的,冷枪暗箭防不胜防,因而张起灵的行动总是保密的,所以当额嚒提到张起灵行踪的时候,黑瞎子的身体本能地有些紧绷,眼神也有了变化。

看着儿子的这些细节变化,你额嚒心里说不清悲喜,张隆盛的计划终究还是成功的,自己的儿子的命运算是和张起灵绑在一起了,虽然这条路会很难,但这么些年来的历练已经让他变得强大而谨慎,足以防备身边的危险,只是没想到,他也会这样防着自己,不由心中酸涩,但还是强压下情绪说:“你不用担心,我是站在你们这边的,他在干什么,我比你更清楚。作为张起灵,他必须要调查家里没找到尸体凭空消失的人去了哪里,这件事我们一直没有头绪,但这一次的任务让我大概有了猜测。”

 她说“这一次的任务”几个字时,有很短的停顿,好像有很不好的回忆,但也只是片刻而已,她很快就接道:“你阿玛在你出生后不久猜到了张家人的一些特点,但他很聪明,什么也没问,但现在他却很糊涂,把这些事告诉了日本人。纳姆,你在国外学习行医,你可能更清楚,如果真的是日本人故意抓走了那些人,他们会做什么。”

 这话她说的平静,但明白其中的意思却让人心中万分寒冷,黑瞎子其实说到底并不太在乎那些个张家人会不会死于非命,那都是个人的命数,但如果真的是日本人,那就隐藏了一种很危险的可能性,黑瞎子的嘴渐渐抿成了一条线,他明白了额嚒要说的是什么,这些被抓走的张家人在日本人面前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有没有出卖张家或张起灵根本无从判断,唯一能肯定的是,一旦日本人知道了张家人的特殊性,他们一定会发了疯的来寻找他们,那么这个家的位置到底还安不安全,张起灵在外的行动会不会撞上日本人的枪口就谁也说不清了,再退一步讲,就算这些张家人都选择沉默,他的阿玛等已经泄漏了张家存在的人也没有理由不继续泄密。

 但是他明白这点额嚒应该早就想到了,不然不可能现在和他一起坐在这儿喝茶,这些思考电光火石间就完成了,黑瞎子捏着眉心看向额嚒道:“都干掉了?” 

额嚒听他这么问就知道他已经明白了,“没有留活口,你是你阿玛族系的最后一个。但在他眼里你一直都只是个错误的产物,所以你也无须伤怀。可惜那几个张家人的下落他到死也不愿说。” 

黑瞎子听完后没有皱眉也没有笑,似乎思绪已被另外的担忧勾走,连父亲觉得自己是个怪物也毫不在意,只略微点了点头,眼睛看着地面似乎又陷入了思考。

看着他这个样子额嚒突然感到一阵痛心,如果能知道现在他居然会为了张起灵做到这一步,也许当初宁死她也不会同意张隆盛的计划。 “纳姆,我很快会带一批人出国,日后再见的机会不多,我虽不是个好母亲,但也希望你能记得我,这玉镯是我们族系家传的信物,你留着,将来你若娶妻可以代我赠予她。” 

黑瞎子正在考虑如何通过德国的力量查一查日本人最近的医疗科学计划的档案,恍然间思路被打断,低头一看手里已多了一枚极品墨玉镯子,他也不愿再推脱驳了额嚒的好意,顺手收下了。 

漆黑的路上,连月光都很朦胧,黑瞎子的额嚒一个人走着,她低着头看着鞋尖上还来不及洗掉的血迹,想起了几日前那个血腥的晚上,她不后悔这么做,因为这样即使张起灵真的出什么事,纳姆也不需要去亲自动手了。 


半月后张起灵回到本家,张家楼的搬运又完成了很多,听完黑瞎子的分析后他没有表态也没有提出疑问,而是看着黑瞎子的眼睛,他与黑瞎子的相处时间最长,他知道,其实黑瞎子对他的阿玛,是有感情的,但他也不明白自己该如何宽慰对方,因为这件事是无法评判对错的,尤其是以他的身份。

黑瞎子看着他的眼神心中温暖柔软,阴霾驱散了不少,他自然明白以张起灵的立场,不评价这件事已经是种让步和尊重,不能再期待更多,但别的方面,他想要的还有很多……

黑瞎子想到这里,眉头舒展了几分,下定决心般勾了勾嘴角,摸出了一个布包,在手心里展开,露出了那枚墨玉镯子,这是张家之物,张起灵自然是认识的,只是这镯子一般都由族长之女保管,属于女眷的传物,他也只见过一次,不知为何此时会在黑瞎子手上,于是疑问地看向他。

黑瞎子看着他略微疑惑的表情,似乎想起了很高兴的事情,笑着说:“额嚒给我的,我要去打仗不能随身带着,你帮我保管吧。” 

黑瞎子的额嚒是老族长唯一的女儿,这个手镯理应由她保管,而黑瞎子的理由张起灵也觉得合情合理,也没有多想直接就收下了,黑瞎子笑得更欢了。


 可惜休息的日子毕竟不会很长,又打了几仗之后战略有了新的调整,家里认为除了军事,还是应该紧抓政治,所以除了国军以外,其他的组织党派都决定派人渗透。 所以34年的夏蝉还将鸣未鸣之时,黑瞎子就又一次打上背包前往了南方,成了有党派人士。

©
面里笑松 / Powered by LOFTER